• 作文搜索

柔弱中带伤

  • 字号:  
  • 作者:
  • 出自:作文网
  • 时间:2015-03-21
  • 浏览:8

  目光零碎的散乱着却真诚;灵魂无奈的漂泊着却真挚。题记

  她的坚强 被风吹得只剩下柔弱,上帝凭什么夺去她最后的财富?为什么,她就得承受这些苦?让她除了逃避什么都做不了!看见她,我的心又开始痛了

  走出教室,同学 们又在向操场中点那个移动的小红点指指点点!你看,那个疯子又来我们学校找她的孩子!对呀!她怎么又来了?她又不是不知道她女儿上个月去世了!真是疯子!校警怎么又放这个疯子进来?周围的同学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着!就如同正在沸腾的开水一样静不下来。我站在走廊上,望着操场上那个正在移动的小红点,心中升起一丝无法言喻的酸楚,若是在一周以前,我一定会和周围同学热烈的讨论着她再来的原因,可是如今,我只有一种想冲过去拥抱着她痛哭一场的冲动

  我下了楼,一步一步向她靠近。她穿了一件很脏、很旧、很破的红色大棉衣,裤子上的泥土已掩盖了裤子的本色,脚上的布鞋早已裹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土。她看起来又老了,头发不知是花白相间还是不知在哪儿沾上了灰尘,原本饱满的双颊早已深陷了两个深深的窝,消瘦的脸被划上了无数条苍老的痕迹。她的手中还有一个保温桶,在操场上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

  干瘦的她手中那个巨大的保温桶是那么扎眼,我知到她是来为她的女儿送饭的,而她正在那个属于她的孩子,但她找不到了,永远都找不到了。因为她女儿,就是那个从小身体不好,上个月在医院停止呼吸的可 女孩艳怡。我的室友、同桌!

  一周以前,我才知道那个每天都带着一个巨大保温桶来校的疯子是小可爱艳怡的母亲。知道真相后,我满是内疚之感,有一种将心放在油锅里炸的疼痛,仿佛灵魂正在从我身体里一点一点抽离,泪水就像藤蔓一样从我眼眶中蔓延出来了,每一条泪痕都被划出了疼痛之感,心脏的跳动被裹上了一层内疚和心疼

  她朝我走了过来,蜡黄的脸上不带一丝血色对着我裂开干裂的双唇笑了。我礼貌性的回了一个笑容。她拉着我的手将保温桶塞在了我的手上说:今天,我没有看见艳怡,请你把这些吃的带给她!我接过保温桶后说:请您放心,我这就去!我一转身泪水就不自觉的从泪腺中涌出,我将还很暖的保温桶抱在怀里跌跌撞撞地奔向宿舍。不知道撞了多少个人,说了多少声对不起!而我的目的只是不想让她看到我的表情,从而猜到了什么

  回到宿舍,打开保温盖,一股香气迎来。我流着泪默默地将饭菜到人了另一个饭盒中。室友们都明白,我会这样做是因为我想给她一点温暖 ,一点暗示。

  我洗干净了保温桶,也擦干净了脸后。领着保温桶去找她,她看见了干干净净的保温桶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她提着保温桶向校门口走去,她因该是回家了吧!我站在原地看着她远离我的视线,那背影带着幸福 感,我松下了一口气,我真希望艳怡能回来。这样,艳怡妈妈 就会好过一点,至少不会逃避!!!

  回到宿舍,我闻着那充满爱的饭香。想象着,她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来制作这么香的食物,我吃了一口,感觉满嘴都是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爱熏得我眼睛热热的、胀胀的酸酸的

  我脑海中飘出了很多关于艳怡母亲的画面,不知不觉间竟哭出了声,抬起头看周围的室友,她们都在擦拭眼角的泪花,是的!我们都被感动 了,就因为这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爱!我们都想

  可是昨天,柔软的她还是在不经意间倒下了,她永远沉睡了,她也许想去梦中寻找她最真实的女儿吧!

  今天,我参加了一场泪水汹涌的葬礼,全世界都下起了丝丝点点的细雨!

  谁站在回忆 的路口,收集从做心口暴走的寂寞,赤裸裸的失落,一目了然的痛,无法说泪是因为吹风。后记

  重庆市江津区朱杨中学初二:成鑫馨

相关阅读:

全部评论

站内网友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 我要评论
    注:*号部分属于必填内容请仔细填写

最新作文

推荐作文